站长课堂☆七彩空间
腾讯总是在最恰当的时候出来搅局

腾讯总是在最恰当的时候出来搅局
7月9日,腾讯QQ团购网上线,这让王兴如闻惊雷,也如坐针毡。从2003年回国到现在,王兴先后创办了校内、海内、饭否和美团4个网站,而美团网被他视为“最靠谱”的一次创业。3月初上线的美团网是国内第一家团购网站,创立仅仅4个月,美团网已经能够盈亏平衡。
就在这时候,一直悄无声息的腾讯杀了进来,这让王兴完全猝不及防,也让处于草创时期的数百家团购网站倒吸了一口凉气。
谁也不知道,这一次,这个“企鹅仔”将是搅局者、掠食者,还是终结者?
“狗日的”腾讯
别做腾讯盯上的领域,王兴应该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因为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历史上,腾讯几乎没有缺席过任何一场互联网盛宴。它总是在一开始就亦步亦趋地跟随、然后细致地模仿,然后决绝地超越。比如当初的游戏。
“从QQ游戏平台上线那天起,联众的失败就已经注定了。”多年以后,在北京知春路的一家咖啡馆,联众创始人鲍岳桥谈起当年腾讯对联众的围剿和逼迫,仍然耿耿于怀。在两个小时的采访中,他连续抽了两包烟。
联众是中国最早做游戏平台的公司,一度占有在线棋牌游戏市场85%以上的市场份额,在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亏损缠身的时候,联众是最早实现赢利的中国互联网企业,一时风光无两。
2003年8月,腾讯QQ游戏第一个公开测试版本正式发布。鲍岳桥发现,从平台到游戏设计,QQ游戏完全是联众游戏的翻版。愤怒之余,“感到危险很大”的鲍岳桥首先想到的是“主动低头”寻求合作,于是他赶赴深圳,约见马化腾和时任腾讯公司首席运营官的曾李青,但是遭到了腾讯方面的拒绝。
“现在想来,那时候是太天真了。”鲍岳桥说,“与大型网游不同,棋牌类游戏规则固定,没有技术门槛,玩家又与QQ用户高度重合,腾讯很容易模仿。”
2004年9月,QQ游戏平台将联众赶下了中国第一休闲游戏门户的宝座,而在此之后,联众的业绩一路下滑,出售、转型,经历了一系列风波后,联众在中国网络游戏市场份额已不足1%。
腾讯则扶摇直上,在今年一季度,QQ游戏同时在线人数达到了680万。而更重要的是,依托QQ游戏平台,腾讯终于在2009年第二季度超越盛大,坐上了中国网络游戏领域的头把交椅。
对鲍岳桥来说,腾讯就是自己的终结者。2006年底,鲍岳桥离开了江河日下的联众,成为了一名天使投资人。他告诉记者,现在他做投资的原则之一就是:只做腾讯不会做、不能做的项目。所以三年来,他绝对不碰游戏,已经投资的医疗器械和数据存储项目都跟腾讯毫无关联。
而这个终结者又有了新的目标,那就是“站长之王”蔡文胜的4399小游戏平台。
“说不担心QQ竞争那是骗人的。”蔡文胜在微博上表达了自己的忧虑,直接原因就是今年7月初,腾讯旗下小游戏平台3366.com上线公测。
据记者调查,去年蔡文胜买下的4399小游戏平台,通过广告联盟和联合运营网页游戏,月营收已达3000~5000万元,正在筹备国内A股上市。而腾讯刚刚上线的3366,在游戏种类和网站设计上与4399几无二致。
而且这只“企鹅仔”似乎更加来势汹汹。从7月1日开始,不断有网友看到QQ弹窗对这一游戏平台的推广信息,而截止记者发稿时,3366.com同时在线人数已突破10万。
只要是一个领域前景看好,腾讯就肯定会伺机充当掠食者。除了王兴和蔡文胜,腾讯最近还“默默地”动了另外一个人的奶酪,他就是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
5月31日,杀毒领域两大巨头360与金山的一场口水战激战正酣,腾讯的QQ医生3.3升级版却悄然上线。很快人们就发现,这款原本只是用来查杀QQ盗号木马的防护软件,已经了包含云查杀木马、系统漏洞修补、实时防护、清理插件等多项安全防护功能,甚至还搭载了免费半年的诺顿杀毒。
此前,周鸿祎曾在多个公开场合对腾讯创始****化腾在产品上的功力赞不绝口,同时还声称,腾讯绝不会成为360的竞争对手,因为“腾讯是一个娱乐公司,在安全方面,应该由一个很专业的公司更专注地去解决问题”。
很显然,马化腾毫不客气地给了周鸿祎当头一棒。
在腾讯还没有出手的互联网领域,小企鹅那些潜在的竞争对手们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比如暴风影音CEO冯鑫。自从2008年9月腾讯发布了本地播放软件QQ影音首个Beta版本,冯鑫恐怕就没睡过一天好觉。因为这款无广告、无插件播放软件,让暴风影音的盈利模式变得岌岌可危。
而在各大视频网站因为版权打得不可开交,频频对簿公堂之时,同样有一种声音在业内流传:无论你们现在打得多欢实,等市场培育得差不多了,就该轮到腾讯来收场了。事实确实如此,QQLive的平台早就搭好了,拼版权,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谁敢说自己比腾讯更有钱?
这就是腾讯,中国第一、全球第三大互联网公司,一家全球罕见的互联网全业务公司,即时通讯、门户、游戏、电子商务、搜索等等无所不做。它总是默默地布局、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你的背后;它总是在最恰当的时候出来搅局,让同业者心神不定。一旦时机成熟,它就会毫不留情地划走自己的那块蛋糕,有时它甚至会成为终结者,霸占整个市场。
某网站贪得无厌,没有它不染指的领域,没有它不想做的产品,这样下去物极必反,与全网为敌,必将死无葬身之地。”6月29日,新浪网总编陈彤以“老沉”为名发布了一则微博,言辞之激烈,让人震惊。这条微博迅速被转发了500多次,无数的人力挺“老沉”。
谈起此事,一位互联网创业者几乎是脱口而出:“狗日的腾讯!”
马化腾算不上纯粹的“草根创业”。据传,在腾讯创立初期,其父马陈术曾开着奔驰前来给儿子做账。在11年的发展历史上,腾讯只是在早期遭遇过资金困局,从获得第一笔融资开始就一直是稳扎稳打,先利用无线增值服务实现盈利,转而依靠互联网增值服务壮大,布局网络游戏和门户业务。2010年最新一季财报显示,腾讯的网络广告业务收入为2990万美元,已经远远超过网易的1340万美元,稳居门户第三。
马化腾在业界以低调、务实著称,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腾讯的企业风格: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
2006年7月,QQ同时在线突破2000万人,腾讯公司内部决定办一个庆功会,会上腾讯联席CTO熊明华问了马化腾一个问题:QQ同时在线人数何时能够到1亿?马化腾一笑:“这辈子我可能看不到了。”事实上,2010年3月5日,他就看到了。熊明华一定很后悔,没有和马化腾打赌“裸奔”。
实际上,马化腾有很多值得“裸奔式”庆祝的理由。目前,腾讯是中国最赚钱的互联网公司,公司现金储备达到15亿美元;拥有中国本土用户量最大的即时通讯软件,账户数近10亿;是中国第一流量的门户;在网络游戏市场排名第一,占据超过20%以上的市场份额;电子邮箱流量也已经超过网易,雄踞榜首。
资本市场对这只彪悍的企鹅也是极力追捧。在香港,腾讯的股价一度高达每股171.80港元,上市6年间腾讯股价上涨了超过了35倍。要知道,被世界公认为近年来最具创新能力的苹果,其股价增幅才只有腾讯的一半。
百度董事局主席兼CEO李彦宏对腾讯所谓的“在线生活”、“一站式服务”的评价是:基本上就是不给别人任何空间。
为了“抓住”用户,微软每个阶段都会根据市场变化,布局新的应用,以巩固其用户终端的垄断地位。在个人消费领域上,微软先后推出了浏览器IE、邮件系统Hotmail、即时通讯MSN、邮件客户端outlook、免费杀毒软件MSE,以及今年5月刚刚发布的在线版Office软件。
而从另一方面讲,腾讯的进攻也是一种防御。互联网产业往往形势突变,Google市值超越雅虎,Facebook流量超越Google都发生在旦夕之间。腾讯最怕的就是突然冒出一个企业,被一种意想不到的商业模式或竞争策略打败,所以腾讯对于任何一个互联网的新应用都不敢掉以轻心。
“360安全卫士、暴风影音的装机量都已经上亿了,如果周鸿祎或者冯鑫有一天跟新浪合作,也推新闻弹出框,马化腾不就郁闷了?”
对于模仿的指责,马化腾的回应是:模仿是最稳妥的创新。

信息推荐
资讯中心 | 电子商务 | 搜索营销 | 设计学院 | 中医养生 | 养生保健 | 节日祝福 | 民俗文化 | 奇闻趣事
建站知识 | 人世百态 | 网站导航 | 传统节日 | 搜索热点 | 星座运势 | 趣闻轶事 | 祝福的话 | 短信大全
© 2022 QicaiSpa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