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空间☆今日资讯
横店是一个看颜值的地方,尤其看女演员的颜值

今年6月,谭媛元英语专业研究生毕业后就来到了横店。领到演员证那天,谭媛元被拉进了一个170余人的群演微信群,短短4

个月,群内就只剩下了70多人,将那些新入群的人排除,相当于全员大换血。
“横店是一个看颜值的地方,尤其看女演员的颜值。所以就算很多新人在入群后接触到了资源,但后边依然很难接到戏,这也

是很多群演到横店只待了两三个月就离开的原因。”谭媛元说。虽然学历较多数群演都要高,且眉目之间颇像杨童舒,谭媛元

接触的资源仍十分有限。
横店人员来去十分频繁,今天还在一块拍戏的人,可能明天就回了家。在横店,一个群演如果不能接触到足够多的资源,获得

更多的拍戏机会,不仅意味着他们只能得到低曝光度,更代表他们的基本生活开销都得不到保障。据了解,横店群演工作10小

时的日薪为108元,如果演员需要扛重物、抹黑、扮演尸体等,则会额外多加5—10元,但其在横店的月平均花销可能达到2000

元左右。
接戏机会是横店所有群演都在抢占的,但也是横店最缺少的东西。据悉,目前在演员公会注册的群演人数已超10万,其中有

8000人长期在横店生活,但横店今年公布的一份数据却显示,横店在拍剧组只有51个,供需仍不平衡。
对很多初到横店的群演来说,刚拍戏时的感觉是新奇而又美妙的,因为会接触不同的道具、穿戴不同的服饰、了解不同的人,

但当自己彻底融入这份工作后,又会觉得索然无味、乏善可陈。
在横店最不缺的就是年轻貌美的女孩子和长相秀气的男生,虽然每个人都可能觉得自己很帅或很好看,但成为明星的条件却远

不止这些,如果只是觉得自己好看就做梦走红,大概率是痴心妄想。
2011年就来东阳横漂的孙福远对此深有感悟。在横店10年,他先后做过群演、群头,中间还几次尝试开办自己的工作室,但都

以失败告终。
张小凡早在2018年来横店初始,就于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上注册了自己的社交账号“演员-张小凡”,如今其在快手上的

粉丝数已超60万。
他曾在一夜之间涨粉20万,其当时随便发布的一条短视频播放量也稳定在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
拍摄搞笑段子。他目前已集结了另外两位群演,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固的拍摄团队,但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女演员。
虽然知道拍段子会挤占对方的休息时间和拍戏时间,但杜康还是有点不理解:“为什么大家宁愿在剧中做背景板,也不愿意到

短视频里做女主角呢?”后来他想明白了一点,短视频毕竟难以保障稳定生活,且其平台好像远不如影视正规。
邱震海,1962年出生于上海;德国图宾根大学博士。
著名时政评论员和学者,中国转型和战略问题专家,德国图宾根大学博士,英国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资深会员,凤凰卫视评论

员、《震海听风录》和《寰宇大战略》节目主持人。

信息推荐
资讯中心 | 电子商务 | 搜索营销 | 设计学院 | 中医养生 | 养生保健 | 节日祝福 | 民俗文化 | 奇闻趣事
建站知识 | 人世百态 | 网站导航 | 传统节日 | 搜索热点 | 星座运势 | 趣闻轶事 | 祝福的话 | 短信大全
© 2021 QicaiSpa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