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空间☆今日资讯
九堡聚集着大大小小上百家网红公司
 

九堡聚集着大大小小上百家网红公司
围绕着九堡,一个庞大的网红基地形成了。方圆一公里的厂房、办公楼里,聚集着大大小小上百家网红公司,包括张大奕的如涵和雪梨的缇苏。它们是九堡网红们的“信仰”。“她们都想成为张大奕。”门口小超市的收银员陈勇嘴角挂着笑。四楼五楼几乎都是搞直播的。“她们唧唧呱呱,一直到深更半夜。”
镜头前,她们年轻、漂亮,一夜暴富。她们挥霍、炫富,花20万买爱马仕的包包。但在杭州城东的九堡,她们的直播间很多都设在城乡结合部的厂房或办公楼里。每晚7点,一直持续到凌晨,她们有的像机器人一样,不停地试穿售价99.9、69.9或者39.9的衣服。
但是只有极少数人赚到了钱。她们身处漩涡之中,被裹挟、被误解,“身在城乡结合部,心在巴黎时装周”。这是一群年轻人试图暴富的故事。假如你要在直播间不断地试衣服,你需要克服很多障碍。小辰开始认为,这件事“极其恶心”,但她忍受着。“不信你试试看,站在镜子前,五六个小时不停地脱了穿,穿了脱。”小辰垫着脚,踩着一堆没有拆开的衣服的间隙,走到直播区域。
直播间透露出一种粗糙的气息:它同时又是仓库,一半被开辟为直播室,另一半则堆满了上千款的样品,衣服、鞋子、包包以及各种面膜,空气里弥漫着新拆封的衣物染料的味道。桌子上放了助理点的外卖,来自于附近的街边小店。
她是一名电商主播,杭州数以万计的网红中,她处在收入不菲的梯队。做主播几个月后,小辰搬进了市中心的公寓,月租8500,独居,养了一条白色博美狗。
她拥有40多万粉丝,分布在北上广或者河南河北的四五线县城。他们都可以在手机屏幕上看到她。镜头只会展示T台的部分,画面呈现出ins风。在滤镜与柔光灯的作用下,小辰的皮肤白皙细腻,一个毛孔、一根汗毛都看不到。
一年中的大部分夜晚,她都在这间工作室度过:衣服是最受欢迎的,这是电商平台上最大的类目。她会站在小T台上,面带笑容,不停地试穿衣服,语速轻快地讲解面料和版型,引导粉丝购买。当然,她更喜欢推荐美妆或者饰品。
直播将在晚上7点开始,持续到11点。有时候会更晚,一直到凌晨。这是黄金时段,城市白领们结束一天的工作,开始瘫在沙发上刷手机。更多的网红聚集在九堡。小辰签约的网红公司就在那里——因为无法忍受深夜的来回奔波,他选择在公寓附近租了间房子作为工作室。
网红真的赚到了这个年龄永远不可能赚到的钱吗?对于九堡的极少部分人而言,是的。比如薇娅、张大奕或者雪梨,小辰也算是其中之一。从第一场直播到月入10万,她花了不到6个月的时间。小辰告诉朋友,没有赚到一百万,就不会见他们的。那段时间,她的绰号就叫“李百万”。但现实很骨感,第一个月,她只赚了不到5000元。

 
信息推荐
资讯中心 | 电子商务 | 搜索营销 | 设计学院 | 中医养生 | 养生保健 | 节日祝福 | 民俗文化 | 奇闻趣事
建站知识 | 人世百态 | 网站导航 | 传统节日 | 搜索热点 | 星座运势 | 趣闻轶事 | 祝福的话 | 短信大全
© 2021 QicaiSpa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