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生活家庭医生 -保健常识
野生水稻被称为植物大熊猫
      野生水稻,被称为“植物大熊猫”,在修路、建桥、开发等中国快速发展和城市化的车轮中正面临着“灭顶之灾”。20年前,我国300多个县、1000多个点分布着野生稻,今天,这些点已经消失了70%以上,残存的野生稻面积大大缩小。
   灾难绝不仅仅是一个物种可能消失,而是人类的粮食安全。在一定意义上,解决了中国粮食问题的“杂交水稻”的“母亲”(母本)就是海南的一株野生稻,今天全世界的科学家们仍然在野生稻中寻找着增产、抗病、抗旱等种种特有的基因,探索才刚刚开始。
   下面的文章类似于科普文章,记者将从高州目前中国最大野生稻保护点入手,解码“植物大熊猫”。目的只有一个,“一个基因可能关系一个民族的兴衰,一个物种可以影响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不论是保护还是科研,在野生水稻领域都需要太多的支持和关注。
   对于许多城市里的孩子来说,虽然每天吃着大米,却从没有见过水稻。科学工作者把农民们种植的水稻称为栽培稻。就如猪是野猪驯化而来,栽培稻同样是野生稻驯化的结果,普通野生稻可谓是栽培稻的近缘祖先。
   七成野生稻生长点消失
   虽然有些专家们认为高州野生稻的保护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比如围墙虽然一劳永逸但毕竟隔断了空气的自然流通,会导致围墙附近的野生稻生存的温度偏高。但相对于全国其他地方的野生稻,他们无疑已经是幸运的。
   据介绍,1978年到1982年进行的野生稻全国普查发现,我国300多个县、1000多个点分布着野生稻,然而,这1000多个点到现在已经消失了70%以上,现在残存的野生稻面积也大大缩小。
   广西是我国最大的野生稻自然繁殖地,分布面积约1500亩,现存的仅为60%。比如贵县麻柳塘曾经存在432亩野生稻,由于当地盖化肥厂,已经完全消失了;后来在贵县又发现了一个十里长塘,野生稻面积1300多亩,现在塘中间已经修了一条大公路。而云南省农业科学院戴陆园博士的一份调查表明,云南原本拥有野生稻的三大种类:普通野生稻、药用野生稻、疣粒野生稻,目前原生境的药用野生稻已经不复存在,普通野生稻仅在景洪和元江县发现过。只有疣粒野生稻的保存现状较为满意,但原因却是疣粒野生稻的生态环境多为山坡竹林或灌木丛,目前,现代文明的车轮尚未“光顾”这个条件恶劣的生态环境。
   修路、建厂、种植栽培稻是野生稻面积大量缩减的主要原因。1992年,野生稻被正式列入国家二级保护的濒危物种。
  一株野生稻带来的革命
  为什么科学家们忧心忡忡?我们可以从全世界最知名的一株野生稻说起。这株最有名的野生稻叫“野败”。
旱稻,就是众多正在消逝的中国野生稻种之一。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作物之一,在西双版纳各民族具有悠久的种植历史,先后种植的品种有二十多个,其中有很多品种具有优良的遗传性状,是稻种改良优秀的材料。随着农耕技术的改进,水稻田在西双版纳得到大面积推广;而且由于橡胶等经济作物在西双版纳的广泛种植,旱稻在农户收入中的地位不断下降,其种植面积越来越小,品种越来越少,一些优良的旱稻品种已经处于灭绝的边缘。
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还没有将转基因粮食作为人的主粮食用。将转基因食品作为13亿国民的主粮,很可能成为贻害13亿国民的自杀计划,尤其是贻害其子孙后代的自杀式种族灭绝计划。转基因产品的危害性在第一代人身上表现的并不是很明显,但是却很可能损害其后代的免疫能力、生殖能力和大脑。将一种未经充分证明其安全性的转基因食品作为人的主粮,无疑是极其不负责任的,是灾难性的!  
早在1998年秋,苏格兰Rowett研究所的普兹泰教授(Pusztai)就在电视上公开宣称,他的一项未经发表的实验证明,幼鼠在食用转基因土豆后,幼鼠的器官生长异常,体重和器官重量减轻且免疫系统遭受破坏。这位教授当时没有说出的更惊人的内容是,这些幼鼠的肝脏和心脏都要比正常小白鼠小很多,免疫系统更脆弱,甚至脑部也比食用正常土豆的老鼠要小很多。
英国《独立报》披露了转基因食品巨头孟山都公司的一份秘密报告。报告显示,给老鼠喂食转基因玉米后,导致其血液变化和肾脏异常。消息传出后,随即引起各界的广泛关注。我国最常见的转基因食品主要是转基因大豆油,由此引发消费者对转基因大豆油安全性的担忧。
目前,中国已经批准了转基因棉花、番茄、甜椒等作物种植。而此次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的颁布,是世界上第一个将转基因产品作为主粮的国家。  
如此重大的计划,可见政府部门推行转基因产品的巨大决心,但是,正因为此番决心如此巨大,正因为此番决定影响如此深远,正因为其关系到13亿国人的身体、心理、精神健康,关系到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身体、心理、精神素质,关系到中华民族的未来,所以政府部门才应该作出公开、详细、令人信服的解释,解释一下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董克江也一直很纳闷,现在的虫子怎么比以前厉害那么多。“以前虫子比较容易死,原来早稻不需要打药,晚稻打一两次就可以了,现在早稻打两次,晚稻打五次,都很难把虫杀死。”同时,他也担心,即使是施用农药,螟虫还是螟虫,稻飞虱还是稻飞虱,“这种高科技的种子会不会让虫子更不怕药,变成我们不认识的东西。”在他朴素的思想里,这么多年,随着科技的发展,种子在发展,虫子也在发展。
   董克江的担心不无道理。其实他担心的情况,已经在中国的转基因棉花种植过程中出现。2009年,江苏“棉花之乡”盐城大丰市在种植转基因抗虫棉8年之后,抗棉铃虫的基因虽还在发挥作用,但原本危害次于棉铃虫的“盲蝽蟓、烟粉虱、红蜘蛛、蚜虫”等刺吸式小害虫却集中大爆发,用药量不减反增。
有一种普通水稻就叫“汕优63”,卖26块钱一包,在柜台上卖;另外一种则是记者买到的“抗虫汕优63”,卖46块钱一包。在该“种子一条街”的每一家店中,都能买到这种种子。但这种稻种并不摆在柜台上卖,农民也都知道这种稻种,只要开口要,老板就会到后台拿出来。
鸿福农业科技有限公司2004年成立,2008年由武汉绿力丰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湖北鸿福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并被湖北惠民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占比65%收购。而湖北惠民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则是以研究、生产和供应转基因抗虫杂交棉和杂交玉米为主的一家农业高新技术企业,业务网点遍及湖北、江西、安徽、江苏、四川、湖南、河南、浙江等地。
【返回】 | 【专栏】 | 【频道】
养生保健知识
资讯中心 | 电子商务 | 搜索营销 | 设计学院 | 中医养生 | 养生保健 | 节日祝福 | 民俗文化 | 奇闻趣事
建站知识 | 人世百态 | 网站导航 | 传统节日 | 搜索热点 | 星座运势 | 趣闻轶事 | 祝福的话 | 短信大全
© 2022 QicaiSpa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