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空间 -情感天空
越南新娘三万八千元包娶到家
   越南新娘三万八千元包娶到家
在搜索引擎里输入“越南新娘”,你很容易得到一群身形如柳、白袍飘飘曼妙少女的照片,以及这样的广告语:三万八千元包娶到家;跑一个赔一个……这显然是为了迎合男性顾客的心理——他们希望借经济的相对优势,在越南找到“如水般温柔”的姑娘。
3月16日晚,来自四川广安的小伙曹小东在越南芹宜MIMOZA旅馆的房间,翘首期盼明天的到来。领他来越南找老婆的中介,明天安排了多场相亲。在这里等待相亲的不止曹小东一人,房子里满是同样来自中国的单身汉们,希望能在越南讨到老婆。
相亲第一天,曹小东特地到理发店打理了一番,希望改善形象,借此找个更令自己满意的越南老婆。
旅馆楼下的茶座里,不断有女孩在中介的安排下来和曹小东见面、相亲。“你几岁了……婚后要不要向家里寄钱?”简单回答了几个问题,相亲的小女孩开始等待男人的决定,就像在等待着对自己的宣判。养妈、中介、男人,处在这个金字塔底层的女孩们总是显得弱小而无力。
在简短交流后,女孩阿玲的姨妈TRAN THI TIM——也是她们村中的“小养妈”,捏了捏曹小东手臂上的肌肉,表示满意。
在来自广州的中介阿涛的撮合下,曹小东和阿玲迅速订立婚约,同时向女孩支付了七百万越南盾(约合人民币2000元)的礼金。
曹小东的相亲并没有如阿涛预料般困难,仅仅见了三个女孩,曹小东便和20岁的女孩阿玲订下了婚约。3月22日晚,两人已经在女孩老家的村子里操办起婚礼流水席。
在曹小东妻子阿玲的老家,女人们正忙着准备两人的婚礼上的饭菜。越南南方的农村里,女人在家中的地位往往较低,这也意味着她们需要肩负起更多的家务和农活。
这天晚上,邻村的女孩阿水也来到阿玲家中,她在几天前嫁给了一个温州的小商人。“中国NO.1!”谈论间,阿玲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向往,村中几个女孩也纷纷表示希望能有机会嫁给中国人。
辗转各地打工十来年,曹小东曾在云南边境结识了不少偷渡到中国的越南劳工,也由此学会了几句越南话。面对仪表堂堂的中国丈夫,阿玲的眼中写满了仰慕。
在阿玲老家筹办婚礼期间,曹小东每晚都回到村子外的小旅馆居住。几天相处下来,老丈人对自己这个中国女婿,显得十分满意。
在阿玲眼中,曹小东是个内向老实的中国男人,而这也是她愿意嫁给曹小东的原因之一。“我会害怕,但我还是想去中国。”
时至今日,想在越南找到一个体贴温顺的老婆已不容易。在为阿玲驱赶蚊子的同时,曹小东看上去没有丝毫不满,他担心的只是女孩跟他回国后跑掉。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圆房,唉。”躺在吊床上,曹小东有些唉声叹气。不远处,家中的男人已经开始玩起了扑克,而女人们则好奇地盯着这个中国女婿,小声开着玩笑。
“涛哥,你能不能让养妈帮我问问,今晚能不能圆房。”吃完晚饭,曹小东悄悄溜到门外,拨通了中介的电话。
这天晚上,曹小东终于带着阿玲来到了自己入住的旅馆,带着一丝忐忑,满心期待。但第二天早上,“事儿进行到一半,女孩就被姐姐喊走了。”他有些害羞地说道。从相亲到闪婚,这些远赴异国的男人们总是对床带着一丝暧昧的期待,狭小空间似乎承载着这些光棍们的希望与绝望,还有欲望。
村里的小女孩们看着漂亮的新娘子,显得好奇而向往。
婚礼前的傍晚,阿玲从城里请来化妆师为自己打理妆容。
对这个即将远嫁中国的女儿,阿玲的父母也特意准备了一个红包,他们最在意的始终还是女儿的幸福。
阿玲特意请来了婚纱摄影师,为自己和丈夫以及父母拍照留念。很快,她就要随他的新婚丈夫,去一个对她来说未知的国度。
婚礼前,曹小东早早的赶到阿玲家里,给老丈人和丈母娘递上了红包。
一对新人已经换好了婚纱和礼服,从屋内走向婚礼的会场。第一次穿婚纱的阿玲托起裙角,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日暮时分,婚礼即将开始,这对新人来到鲜花丝带装饰的拱门下,迎接来往的宾客。
看着丈夫干脆利落地闷下一杯米酒,阿玲的眼中露出一丝笑意。
离开越南前,曹小东悄悄点起了口袋里的越南盾。两人如今已回到中国,一起在揭阳一家工厂打工,“半个月不到,都用掉一千多块电话费了,不给她打她就哭。”曹小东忍不住有些抱怨。对于这对来自不同背景,说着不同语言的新婚夫妻,现实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返回】 | 【专栏】 | 【频道】
养生保健知识
资讯中心 | 电子商务 | 搜索营销 | 设计学院 | 中医养生 | 养生保健 | 节日祝福 | 民俗文化 | 奇闻趣事
建站知识 | 人世百态 | 网站导航 | 传统节日 | 搜索热点 | 星座运势 | 趣闻轶事 | 祝福的话 | 短信大全
© 2019 QicaiSpa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