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空间 -情感天空
去云南河口越南街二楼看越南美女
   去云南河口越南街二楼看越南美女
河口客运站旁的金明边贸市场。在河口俗称越南街。那里基本上都是越南人在做生意;卖的也都是越南特色的商品。后面有个小巷是越南特色餐点的聚集地。住宿条件尚好,各个价位和环境条件的都有,只要不是节假日来河口,价格都不算贵。三星级酒店标间的价格在100-150一天。河口民风淳朴,街上掏包的小偷基本没有;但是如果在河口有朋友的话,那先把酒量练好再来,特别不要随便和河口女孩喝酒,你会不知道怎么醉死的。五月来河口很老火(云南话--要命)气温基本都在摄氏30°以上,能少穿就少穿,只要不露点就行。
华灯初上,走在河口的街头,闷热的天气使我感觉回到了南方家乡。虽微风轻拂,但拂不去内心的风尘。人民路,是一条狭窄的斜坡路,沿街灯光灿烂,店铺林立,打着“20元住宿”招牌的小旅馆比比皆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妥,因为招牌上没有“洗头按摩”的字眼,门口也没有坐着风骚女子。至于内里有什么猫腻,不得而知。我只能推断是当地旅游业发达,来往客商众多,促进旅馆业的发展。林立的小旅馆中间穿插着一些发廊或休闲场所,窗明几净,一目了然,一切都很正常。  
   我从住宿的旅馆走到这里,已经穿过了几条街巷,出乎我的意料,“带颜色的发廊”除了在两家大宾馆旁看到外,再也看不到了。在云南游走,几乎每个县城都能看到十几家“带颜色的发廊”,甚至更多。不是我刻意去关注,我只想希望能找到一块“净土”,哪怕是玷污了的但相比之下还能让人清净眼睛与心灵的地方。河口不多见,让我欣然,并期许。
夜色让我看清城市的另一面。  
   我继续前行,不觉间走到了北山路。了无特色,路两旁都是些三四层高的自建房,一楼是商铺。在一个十字路口,一盏路灯下,忽有一女子与我打招呼。我扫了一眼此女,长发,穿牛仔裤,短T恤,没看出有什么不妥。由于没听清她说什么,我不理。但她招呼不停。我转头看到旁边是一旅馆。我手提一公文包,很容易让人认为是商旅人士(事实上也是)。我摇了摇头,说不用。谁知我一开口,牛仔裤女子居然贴上来了。我迈开脚步,她亦紧跟不放。我疑惑,她难道不是旅店的工作人员吗?她这样跟着我什么意思?她说的是什么话我怎么没听清?  
   没走几步,看到某屋檐下停着一辆摩托车,车身较大,枣红色,锃亮光新。摩托车座椅上坐着一女郎,直发过肩,白色吊带低胸,一对圆鼓鼓的乳房喷薄欲出。女郎眉目带情嘴含笑,玉手一招叫声哥留步。我竟放慢了脚步,并多看了一眼,女郎大面积裸露的肌肤在暧昧的灯光映照下并不是很白,但一对半露半掩的大乳房抢夺眼球。就在我放慢脚步时,牛仔裤女郎贴近我了,说了什么“进来玩玩”的此类话。我忽然惊醒,原来是风骚女街头寻春,非艳遇也。我赶忙迈开脚步,速速离去。那牛仔裤女子紧跟不舍,我多次回头苛斥,但不理,直到走了五十多米,看我没有那意思,女子才悻悻停住,转身离去。
   再次经过那十字路口,那摩托车已不在,那性感女郎亦已不在,路灯下多了几个女子。我经过时,有两三个女子向我打招呼,但听不清说什么。我不停步。但情况出乎我的意料,居然有两女子跟上来了,把我夹在中间。我来回扫视了她们一下,两女子均轻薄吊带低胸,短裤,肤较白,马尾辫,但个子都不是很高,跟之前那摩托女相比,逊色不少。我多次叫她们不要跟着我,有一个转身回去了,另一个还是紧跟不舍,一直跟了百多米远。来往的路人较多,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有距离地跟在一个男子后面,旁人一看就知是怎么回事。路人各自行走,无人侧视或回望,商店的老板或店员也是熟视无睹,似乎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无须大惊小怪。
  走过马路,在灯影阑珊处,忽然发现一个市场,抬头细看,是“河口金明中越边贸商场”。哦,白天我可能走过此地段,但没有注意。既然是边贸市场,当然有越南特色的产品吧,越南隔河相望不得入,那就让我在这里了解下越南的特色吧。  
   在市场大门两边,一溜的农产品摊档,多是一些椰子、火龙果、香蕉等热带水果,也有一些干果,如龙眼。这些产品在大超市里也有看到,并无特别之处。门口有一些女人游荡,低声招呼过往客人,不知说什么,可能她们是越南人吧。
走到了市场的一个转角处,我看到有一家洗头店,招牌上“义正词严”地写着:XX正规洗头。洗头正不正规,难道要多此一举说明吗?我定睛一看,几个女子清一色地穿着低胸爆乳装倚门而立,搔首弄姿。我一走近,她们便向我抛眉弄眼。看这情景,正不正规已一目了然。我忽然想起那句话: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
一网友提醒我,河口有条街全是越南妹,见到男人就往里拉,小心衣服会被扒光。我当时想,堂堂中华地,怎么可能任异国女子肆意而为呢?我只当网友是在调侃说故事。眼前此情景,使我不得不信。  我忽然来了兴趣,决定一探究竟。但是我有点担心,我是孤单一人,生怕不慎落入虎口,衣服剥光,钱财尽失。巨大的好奇心刺激着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小心谨慎地走上二楼。刚走上二楼楼梯口,眼前的景象让我目瞪口呆,透着红色灯光的屋子一间紧挨一间,未及细数,估摸有四五十家,加上三楼的,将有一百家左右。一群群穿着暴露的女子站在过道上,一些男子混迹其中,你推我拉,你拥我抱,打情骂俏,煞是热闹。
还未等我细想,就在我东张西望时,有三个女子向我围上来了。我没有停步,我怕一停下,就给她们暗示。但一女子张开臂,挺着高耸的胸部,拦住我的去路,旁边一女子则拽着我的胳膊。这阵势犹如羊入狼群,我左躲右闪均是徒劳。我一时慌了神,急急后退,但不知从哪里钻出一瘦小女子,拉住了我的裤腰带,不由分说就把我往屋里拉,然后那两个女子跑上来,推着我,把我推到沙发上了。在推推拉拉过程中,她们说的话我能懂一点,但大多听不懂,从她们的装扮与举止及语言来看,应是越南女子无疑。三四个异国女子在本土“tiaoxi”一男子,让我汗颜窘迫。吾本良民,此等是非欢场非我等涉足。我使出混身的劲儿,摆脱她们的纠缠,狼狈地跑下楼去。
  本想入虎穴,谁料未入虎口险被虎吃。在这里,吾告诫各位看官,欢场多是非,不知深浅勿擅入!朗朗乾坤地,堂堂男子汉,焉能被几个异国女子玩弄?我决定再上虎山。 
   我选择了从另一个楼梯口上去,一气走上了三楼。三楼人少一些,我想我有办法对付吧。勇气归勇气,尴尬的局面还是重现。我本想单独找个女子谈谈,以了解一些情况,但几个风骚女子又是把我团团围住,不让我掏出钱势不罢休。我感觉独在异国,误入烟花地,任人欺凌。为了免遭失财,我不得不再次逃离,狼狈地逃离。
  我悻悻地回到旅馆。我冲了一个热水澡,把一身的燥热与风尘冲得一干二净。但我的心还是不能平静。这群异国女子为什么能在我土如此地疯狂?如此赤裸的人肉市场为什么能在河口存在?
稍稍平静后,我决定再返虎狼地。当然,吸取之前的教训,我想好了对策及脱身之计。我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全掏出来,只带了手机及三十元钱,再次踏入虎狼地。时间十点左右,一楼不少店铺准备打烊了,那些“正规”洗头店也有很多关门了,但二、三楼还是那么热闹。我径直来到了三楼,还是之前那几个女子又迎上来了。我直接跟一个女子说,我有两个兄弟叫我来问问情况。不知这女子能不能听懂我说的话,她只是重复几次说,XX五十元。
   我把那女子拉到房间里,坐在沙发上,佯装风月场老手,问还有什么服务,如何收费。这时,我看到一个中年妇女跟我答话,说着流利的普通话,她应是中国人。妇女旁边还带着一个小男孩,四五岁左右,独自玩耍。我问了一些情况,这妇女说,你有几个兄弟全叫上来嘛,我里有的是越南妹子,随你们挑,随你们选,XX五十元,XX一百元,带出去加收十元。我又问那越南女子,她就会说XX五十元,其他的就不太会说了,或者说得比较生硬。她紧挨着我,肥胖的手搭在我膝盖上。我一直在问,她答非所问,不停地催我进里面的小房间,说也可以到我住的地方去。那中年妇女看我一直在问不见行动,就带着那小男孩离开了。离开时说,放心做,这里很安全的。
  屋子里只剩下我和那越南女子了,我一直在问话,但她只会那些“职业需要”的几句话语,我问得再多也徒劳。看来,语言的隔阂我使无法了解更多的信息了,我呆下去也没啥意思了,最后来个金蝉脱壳,找一个借口溜之大吉。  
   走出市场大门,有几个妇女上来搭讪,听不懂,我想应是拉皮条的,不理。我站了一会,看到路边停着不少私家车和出租车,一些风骚女子钻入车里,绝尘而去。
回到旅馆,老板娘在门口值班。她一家人,丈夫和女儿均在,丈夫是一五十多岁的老者,蹲在门口,抽着烟,女儿二十来岁,在老虎机前玩得正欢。她们一家是从江西来的。我要了一瓶矿泉水,正准备上楼去,老板娘突然问我,老板,要不要找个小妹玩玩呀。我猝不及防,惊讶地应了一句,你这里有小妹吗。老板娘淡定地应道,有呀,要不要找一个玩嘛,有很多越南妹噢。我说,不用了,然后飞一般地跑上楼去了。
【返回】 | 【专栏】 | 【频道】
养生保健知识
资讯中心 | 电子商务 | 搜索营销 | 设计学院 | 中医养生 | 养生保健 | 节日祝福 | 民俗文化 | 奇闻趣事
建站知识 | 人世百态 | 网站导航 | 传统节日 | 搜索热点 | 星座运势 | 趣闻轶事 | 祝福的话 | 短信大全
© 2022 QicaiSpa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