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空间 -情感天空
留守妇女的夫妻生活一年相会一次
   留守妇女的夫妻生活一年相会一次
深秋是玉米收获的季节,宿州市灵璧县的几亩玉米地变得熙熙攘攘。刘天(化名)自家的地包给别人种了,刘天说,男人不在家,她没有时间,也没有力气种地。
刘天,33岁,宿州市灵璧县人,婚后生了一个孩子,老公在浙江开货车。老公上次回来是4个月前,自己已留守8年。往日里刘天在家负责照顾孩子生活,老公每个月会寄一些生活费回来。但在农忙的时候,刘天会给住在同一个村子的哥哥搭把手。
吴艳华(化名),36岁,蚌埠市固镇人,婚后生了两个孩子,老公在浙江打工。吴艳华的家境并不好,主要收入就是依靠老公,老公春节后外出,中秋节曾回来一次。吴艳华的家里还有几亩地,除了照顾孩子外,还要照顾老人,里里外外都要忙活。这样的日子已过了10年。
钱芳(化名),26岁,蚌埠市怀远人,丈夫在上海打工,自己在家带孩子。丈夫春节后外出,夏季午收时曾经回来过一次。钱芳说,自己的婆婆也是一个留守妻子,老公公在铁路上和婆婆分开了30多年,一年只有春节才回来一次。钱芳担心自己会步婆婆后尘。
孙晶(化名),37岁,蚌埠市怀远人,丈夫在上海打工,自己在家带2个孩子。正是玉米和黄豆收获季,孙晶一个人找来收割机收割,然后自己开着三轮车将收获的黄豆拉回家。“去年8月份的时刚,丈夫刚回来过一次,下一次估计要到春节了,家里的几亩地只能靠自己了。”孙晶说。
赵友天(化名),44岁,六安市寿县人,婚后生了2个孩子,老公在上海打工,留守10年,最近一次见老公是夏季午收的6月。大儿子已经上大学,她在家照顾小的和一个年迈的老人。闲暇里,赵友天会到附近的服装厂接一些手工活回来做,一天尽管只能挣20多元,但她说总比打麻将好。
刘艳(化名),26岁,六安市寿县人,结婚5年,老公在淮南打工,一个月回来一次,最近一次见老公是一个月前。刘艳年纪轻,孩子有公婆照顾,因此她选择到乡里的一家私营服装厂打工,一个月一千多元,虽然比不上在沿海打工,但至少可以在家门口照顾孩子。
张婷婷(化名),24岁,合肥市长丰县人,来自河南的她和老公一起在上海打工时认识,怀孕第8个月才回到合肥。老公在她生孩子时从上海赶了回来。2014年12月5日,张婷婷生产得很顺利,母子平安,她怀抱着孩子笑得很甜。但这一天,也是她留守生活的开始。
黄娇2014年6月结婚,小女儿刚满两月。黄娇说,“婚后就留守在家。丈夫现仍还在广州打工。今年腊月26回到家里,大年初八就去广州了,家里就剩下我和婆婆。现在就盼女儿快点长,自己也可以外出打工,我们结婚才半年,夫妻在一起的日子没几天,村里的媳妇都和我差不多。”
进城务工大潮,让许多农村家庭变成“女耕男工”。在中国8700万留守人口中,占半数以上的妻子们,家务农活一肩挑,常年与寂寞相伴。邻近春节,她们期盼丈夫一年一度的归来。
28岁的邹燕彬在家里忙着晚饭,整个厨房弥漫着红烧鱼的香味,儿子在身边哭闹地缠着她。早中晚三顿饭、洗衣、打扫、接送上幼儿园的女儿、照顾两岁的儿子,是邹燕彬每天必做的事情。就在邹燕彬忙里忙外的时候,她的丈夫在数千公里外的深圳为整个家庭的生计而忙碌。
灿灿的阳光洒向庄墓镇刘浅村的一栋两层小楼,透过门楣的窗户投到客厅的茶几上。26岁的贾晓燕(化名)将双手插在暖手套里,伏在茶几上,拨弄着iPad,这是她怀孕后,丈夫给她买的礼物。
留守的贾晓燕有一个打发时间的好伙伴,就是嫂子刘芬(化名)。刚刚29岁的刘芬已经是一个7岁孩子的母亲,老公在云南打工。她最早也是跟着丈夫在外打工,自从有了孩子后,便和贾晓燕一样成了留守妻子。老公去年8月因孩子做手术回来一次,下次回来应该也是过年了。
妯娌俩的老公在一起打工,她们的联系也因此变得很紧密。家里的田地被人承包了,很多家务事都由长辈承担,妯娌俩白天有大把时间在一起聊天。虽然她们很希望丈夫能够守在自己的身边,但现实的压力与对好日子的憧憬,让她俩选择默默忍受,只是不知道留守何时是个头。
【返回】 | 【专栏】 | 【频道】
养生保健知识
资讯中心 | 电子商务 | 搜索营销 | 设计学院 | 中医养生 | 养生保健 | 节日祝福 | 民俗文化 | 奇闻趣事
建站知识 | 人世百态 | 网站导航 | 传统节日 | 搜索热点 | 星座运势 | 趣闻轶事 | 祝福的话 | 短信大全
© 2019 QicaiSpa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