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空间 -情感天空
河口越南妹妹简直是太热情了
   河口越南妹妹简直是太热情了
河口是中国西南地区重要的边贸重镇,与越南仅一河之隔。在沿河而建的滨河路上,有一条闻名十余年的“越南街”,“阳光中越边贸商场”和“河口金明边贸商场”是这里的两个重要部分,被当地人分别称为“一市场”和“二市场”。而之所以出名,并不在“二市场”一楼出售的越南货,而是二、三楼开设的各种所谓洗头店和无名小店,就是越南妹妹上班的地方。在河口太多了. 夜色中的河口,美丽而迷人,看着南溪河对面的老街,远方的谷柳,我心在颤抖,这是一个纸醉金迷的世界,一个纯男人的世界。
   说真的,越南妹纸的名气可真不小啊,百度一下,什么破事儿都能与越南妹扯上关系,刚好我也曾去那边玩过,也刚好“结识”过几个越南小妹,那妹纸,货真价实啊!难怪有那么多哥们要感慨,一句话,名不虚传。实际上,但凡去过越南街的雄性朋友,别不好意思哈,都是冲着二楼去的,呵呵,因为那越南街二楼的名字,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响当当的了,我曾经在酒店的楼道口碰到过一哥们,这位仁兄一手拎着一硕大的旅行包,另一手还楼着一个越南妞,边说边比画的上了楼,想必是刚下车来到的酒店门口就让越南小妹给俘虏了,在佩服那位仁兄有过人的精力之余,更证实了一件事,来这玩的,没几个不是冲着那事来的,嘿嘿。那么,越南妹纸究竟有什么魔力使得多少大老爷们一个劲往那跑呢?单从外表上看,除了年轻,跟咱身边的人没啥两样了。
     左边是中国河口,右边是越南老街,每天一大早,都会有一大批的越南人用三轮车拉些货物从桥上过来到河口的边贸街做交易,也有越南妇女跳菜过来卖,都是从这桥上过来的。
     这是私渡入口处,当地留有一个民间私渡的地方,去越南就从这里开始出发。去时因为时间匆忙,我没过去。在宾馆门口时常会有人问你去不去越南玩,50快钱包你游三个城市六个景点,这个虽说便宜,但大家都知道,导游嘛,里面都是有消费陷阱的。这个事情我就来说一说吧,这些人一般都有当地办的导游证,50快是你给他的带路费。他是不再收另外的任何费用了,但是,一路上还有些费用是必须要出的,比如,过河时有另一拨人堵在渡口要收取15--50不等的过河费,到了对面,要出70--100的入境费,是出给越南人的。
至于河口吗?那可是男人的天堂,但是你一定要找云南人和越南人老板,诚信不会放你鸽子服务很好的!四川人和福建人就不一样了,你不仅会被放鸽子,而且你享受不到很好的服务!
根据时间早一点要贵一点,一般是300元!晚一点还会更便宜200元也是有的!年纪小,又漂亮的一般脾气不好;成熟一点的,服务又好,还漂亮。四川老板带的越南小妹包夜会放你鸽子,做全套和快餐服务,她会催促你快点,总之会令你非常之不爽,因为四川老板总是追求利润最大化,根本不诚心诚意做好服务(尤其是在宾馆里不要接莫名奇妙的电话)!越南老板和云南的老板要诚信很多,客气很多,服务态度很好,总之多半会令你满意的!因为她们做的是回头客,不会去追求短时间的利益最大化,她们会服务好客户,和客户真真实实的搞好关系!祝各位朋友到河口玩的高兴,玩的愉快!
一楼就有人拉了。如果你到二楼,那你绝对是去XX的。因为懂行的人都知道直奔二楼才是精华。 200就可以陪你一天了 带宾馆去,
没事的最好别上去因为你上去不做事或者不带辣妹走,你是下不来的!会有十几个妹妹强行拉你模你等等!
简直是太热情了,一上二楼,越南妹妹们就把我们往房间里面拉呀,那边天热,俺们穿的短裤都被拉下来了,就这样妹妹们就是不放手,身材又好,绝大部分都是16岁--23岁左右的样子,该有肉的有肉,呵呵。。。你们懂得。。。绝对有职业道德。皮肤滑滑的,就像果冻似的。
差不多8点多天黑了,我们几个学车的大老爷们,去到这种地方难免也得去见识见识啊,我们几个就相约的到越南比较出名的叫越南街的地方去逛逛,我们一路走啊,一路都会有不同的老女人上前问你“老板要不要玩越南女人啊~~混血儿啊”遇到这种我们当然不理会啊~~随便要了张名片也就走了,短短500米的路程我们一共收到了接近20张名片~!
好不容易来到了传说中的越南街,说它是一条街,不如说她是一个商场!商场属于四面包围的那种,共4层吧~~,中间的空地上,是越南人摆的小摊,买这些刀子啦、电棒啦等纪念品,我们去商场的目的你懂的当然不是这些纪念品~~!前面说了商场有4楼嘛,一楼呢是买东西,我们站在一楼抬头往向二楼,MLGB啊都是鸡 店啊!!那叫一个壮观啊,少说得有100多家啊~!胆小的人看到这场景得吓尿了!
说了壮观我们也得上去见识见识呗,我们4个人走上二楼。由于是走廊嘛,比较窄,我们4人就一个跟一个的那样走。
在明媚的黄昏里,我踏上了河口的街道,人们正懒洋洋地打着扑克,搓着麻将,宾馆老板全然没有拉客的意识,就这样放任一个旅客从门前走过。这里的生活实在是慢得过分,虽然云南的小县城大多生活节奏缓慢,但像河口一样慢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种缓慢会蔓延到每一个人心里,河口的原住民坐在商店的椅子上,慢悠悠地摇着竹扇;来自五湖四海到河口定居的外省人在旅馆门口摆上一桌麻将,任日升月落;越南街一楼的女商贩在没有顾客的时候,干脆把光脚丫搭在柜台上;就连做苦力的中国人或越南人都一早收了工,在傍晚的夕阳下打扑克;外来的游客刚开始还着急打听河口的情况,当清楚只有一条越南街是好去处的时候也便慢悠悠地逛起了越南街,逛腻了就去边境关卡旁看中越两国的人们出境入境,累了就到越南街对面的越南冷饮店门前一边喝果汁,一边看对面的越南姑娘。
整个河口城里,最繁忙的就是越南街的皮条客、老鸨以及二楼的>jnv。皮条客和老鸨只要见着单身的成年男子,都会上前拉客,当然,成交的几率极大。对于广大男同胞来说,到了“男人的天堂”,不做点男人的事情,似乎是白来一趟。若是在旅游淡季的白天,二楼的>jnv便悠闲地坐在走廊的竹椅上,耐心等待老鸨或皮条客拉来的顾客。等到了夜晚或者旅游旺季的白天,整个越南街就沸腾了起来,场面蔚为壮观。整个二楼都坐满了越南姑娘,年龄大多在20岁上下,面容姣好。这时候男人上了二楼,几乎难逃虎口,只要客人对着某位姑娘多看几眼,老鸨便会前来拉你,于是姑娘们帮衬着老鸨,几乎是生拉硬扯地把客人拖进房间。来自各方的中国男人和越南姑娘在楼道间往来如织,散发出咸湿的味道,弥漫整条越南街。在夜晚,不只是二楼“风光”独好,就连滨河路越南街段的街道上,都坐上了成群的越南姑娘,皮条客在一旁忙得不可开交。
河口的色情行业延伸到每一个角落,除了二楼、三楼被默许的>jnv行业,一楼的商铺里也肆无忌惮地摆放着情趣用品出售,自慰器明目张胆地摆放在柜台上,“樱花穴”三个汉字异常醒目到不堪入目。宾馆里几乎无一例外地贴上了这样的友情提示——如需越南小妹按摩,请拨打XXXXXX。我就在一家宾馆的三楼看见过两个越南姑娘,那时还是白天,但她们看上去像是才睡醒的样子,头发凌乱,穿着睡衣,旁边放着几个盆子和一些家具,看那个光景不像是旅店,而像常住的租户。她们用渴望的眼神盯着我,那眼神不像是勾引,而是请求,我从里边看到了一种生存的真实。
越南街一楼的越南商贩大多是贩卖各式越南土特产品,诸如木雕、香料、竹帽、热带水果等。其次是贩卖暴力,各式玩具刀具、或者其他玩具武器随处可见,假宝刀、假东洋刀看上去颇为骇人,而真实的刀具往往只是一些小刀,当然也不乏匕首。我就买了一把小刀,随我从河口到版纳,再到瑞丽、六库,从多个边防检查站成功逃过警察的搜寻,最后在大理的火车站不幸被缴。如果你在“武器店”挑选以后却不购买时,店主的脸色就很不好看,有的甚至会用一口蹩脚的中国话骂你“滚、滚、滚”。
在河口的四条主要街道中,滨河路与越南街是越南人的“地盘”,人民路与槟榔路是中国人的地盘。在越南人的地盘,越南人贩卖他们的特色,出售他们的身体。他们做>jnv,做苦力,像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被参观,为的是挣一些汇率远高于越南盾的人民币。在中国人的地盘,人们在自己的商店或者旅店里安逸地浪费着时光,只要他们在这里有一席之地,便不愁吃不愁穿。当然,不管是中国人还是越南人,他们都愿意来到这里,甚至很多人一辈子定居在了这里。这里有悠闲的生活,没有竞争,没有压力,在外来者的家乡,生活肯定是忙碌而苦闷的,到了这里,却可以浮生若梦,悠闲半生。就算是娶不到老婆的光棍汉,到了这里,也可以轻松娶到一个越南姑娘。只需打发点钱,你便可以在这里享受一段异国情缘,甚至生个混血的儿子。当然,事情肯定是有变数的,摩托车师傅老张就说越南女人靠不住,生了三个小孩还会跟别人跑掉。
在河口,我最想干的事情就是从红河或者南溪河偷渡去越南,据当地人说,这是相当容易的事情,被边防警察抓获的几率非常低,但由于时值“双会”期间,我最终还是打消了冒险的想法。由于来去匆匆,也没能了解河口的地下秩序,据当地的人们说,边境贩毒的是极其少的,最多的是走私越南大米的。我每个傍晚都会去红河边看夕阳,夕阳在红色的红河里泛着金光,对面的越南老街城里传来飘渺的带有社会主义特色的广播,河那边飘着大五角星红旗,河这边飘着五星红旗。省城老街的规模和县城河口差不多,甚至不如河口繁华和富丽,它们之间的距离,就隔着一条不到十米长的桥,但感觉又是那样的遥远,我想越南人一定很失落。
关于河口的故事,我印象最深的是张家瑞的电影《红河》,讲一个河口男子和越南姑娘的爱情故事,里面有黑帮,还有90年代人们的梦中情人李丽珍,我在河口就遇到一个很像李丽珍的老鸨,但她并没有拉我。她漂亮的脸上,表情有些清冷,甚至有点高贵,像李丽珍一样,身在风尘中,却没有风尘味。在越南街来来往往的众多女人中,我记住了这个老鸨。
据粗略估计,在云南河口卖身的越南少女有近三百人,年龄最小的仅十五岁。从初到中国的不愿意接客到最终自愿陪客,纯真少女放弃自尊的动因究竟是为何?在河口的色情店老板娘吉红眼中,令少女就范的手法非常简单——“让她们爱上钱便可”。
“吉”在越南语中,意思是大姐。据香港《文汇报》报道,十年前就从越南来到河口的吉红,早几年是自己从事性服务,后来因为脑子灵,刚过三十的她就当上了老板娘,在河口二市场拥有一家正规洗头店和一家色情店。
“只做洗头的姑娘,我管吃管住,每月给300-400元,这种店不赚钱,每月也就收入2000-3000元。另外那家店,我手下有八个(越南)姑娘,其中五个以每月1.1万元包租给周边州市的夜总会,另三个便在店里干活。”吉红算了笔帐,除去给姑娘的工资以及房租等开销,“那家店”每月的利润均超过万元。她更透露,在河口,一些姑娘多的店每年毛利更可接近百万元。
“做这一行,关键是能找到越南姑娘。许多店因手中没有,需向其它老板包租。这样成本会很高。”吉红说,近来生意不错,姑娘有些供不应求,到越南山区找到新的姑娘也越来越难。即使这样,她已计划再去越南老家碰碰运气,然后根据姑娘的姿色、年龄等条件估价,一次性付给其父母3000-5000元。
“我会跟她们的父母说,‘交我带去中国打工三个月,之后回不回来随她’。”在吉红看来,这不是人口贩卖,也不违法,因为“她们都是自愿来赚钱的,我在帮她们。”
据了解,越南姑娘初“入行”时都要经过培训,然后每月能领到1000-2000元不等的工资。在做满两三年后,她们要么继续从事性服务行业(收入归姑娘自己),要么回越南嫁为人妻。
在一、二市场,只要踏上二楼的阶梯,就彷佛进入了由一个个打扮娇艳、或坐或站的越南少女组成的花花世界,俨然一片“红灯区”。来这里从事性服务的女孩,无论是只会说几句如“帅哥”、“要我吗”之类简单的中文,还是能流利地用中文与客人交流,在谈到“陪人睡觉”时,都没有丝毫羞愧,有的甚至不惜拉住客人衣物,紧身缠抱在一起,不让人离开。
“初到时,大多数姑娘都不愿接客。这时别逼,让她们在店里呆着,看其它姑娘如何躺着赚钱,如何不用下地干活也能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时间一长没有姑娘不愿意的。实在有个别要强的,就用些许手段。总之,让她们爱上钱就会帮你干活。”吉红笑说,“很多姑娘学会的第一句中文往往就是‘要我吗?’”
【返回】 | 【专栏】 | 【频道】
养生保健知识
资讯中心 | 电子商务 | 搜索营销 | 设计学院 | 中医养生 | 养生保健 | 节日祝福 | 民俗文化 | 奇闻趣事
建站知识 | 人世百态 | 网站导航 | 传统节日 | 搜索热点 | 星座运势 | 趣闻轶事 | 祝福的话 | 短信大全
© 2022 QicaiSpa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