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生活 -情感天地
临时夫妻老公不在身边有需要时就打电话
   临时夫妻老公不在身边有需要时就打电话
老沈,江苏人,2000年来宁波打工。目前他在江北一家机械厂做电工。在工厂里,老沈有一个独自的办公室,里面没有电脑,只有一张写字台。说是办公室,其实说仓库更合适,因为里面到处摆放着一些电工设备,螺丝、螺帽更是随处可见。
与工厂的同事肖艳本只是普通同事,有一次肖艳出租屋里的灯泡坏掉了让老沈过去帮忙,他很爽快的答应了。之后两人开始频繁的打电话聊天,甚至盼着下班,只为要与对方聊天。有一次肖艳生病,老沈陪她去医院打吊瓶,回来之后肖艳就抱着老沈不让他离开,之后两人就经常在一起,但深夜醒来之后,老沈经常会觉得对不起家人。
春节回家,老沈过不起心里的那道坎儿,就跟老婆摊牌,家里人大闹一场,两人因此离婚,他净身出户,再次回到宁波。之后肖艳也离婚,两人正式同居在一起,但是谁也没有谈结婚的事情,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明天在哪里。
建国是山东人,来宁波快十年了,人长得非常魁梧,在工地里做小工。如果老沈还有一些感情在里面的话,建国却过得更为干脆——满足性需求。
妻子不在身边而他自己又有生理需求,他通过QQ找到一个女的,对方也有家庭,但是老公不在身边,有需要的时候就打电话,两人一起去出租屋,房费只要十几块。建国说两人都不会问双方家里的事情,感觉就是合得来就在一起,合不来了就不再联系。
建国已经通过这种方式联系了十几个女人。但是他跟妻子反而很恩爱,因为内心有愧疚,他回家时会给妻子买很多东西,看见妻子开心的样子他也感觉很幸福。
来到宁波,人生地不熟的,租不到合适的房子。为了省钱,她跟一个男老乡国良合租了一间房子。租的是那种仓库隔成的房间,面积比较大,有近30平方米。一个房间里,放了两张床,床跟床之间拉着一张红色床单做遮挡。双方都有家庭,开始丽娟只是为国良留一些饭菜,这对远离家乡的国良来说却是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有一个端午节,国良买了啤酒和粽子,丽娟下班后看见热乎的粽子,心里也异常温暖,两人聊天喝酒,之后要睡觉的时候丽娟准备回自己的床上却被国良一把抱住……
从那以后,虽然帘子一直没有拿掉,丽娟却再也没有睡过自己那张床。两人如同夫妻一样生活,但谈不上有感情。一起的时间越来越久,丽娟心里反而有了一种更加清晰的感觉,“他对我的生理需求远大过感情。”
对于“临时夫妻”,老沈说出了自己身边的数字。朋友中10个有9个都找过,大家早就不觉得稀奇,反而觉得很正常,只要不影响到家庭就好。在朋友聚会中,甚至有人会带上“临时妻子”或者“临时老公”一起。
在男性农民工中,临时夫妻甚至成了酒桌上炫耀的资本。“我有一个朋友就是这样,在吃饭的时候,他会跟我们讲又找了一个什么样的女的,感觉如何如何。”老沈说,不仅是男的,现在女的也很主动,早已不再像以前了。
最近,老沈又碰到了同一个厂的女人。“她老公在广州打工,年纪也就30出头点,刚认识就要我的QQ号。”老沈说,没聊几次,就凌晨12点多,叫他到她那里去,一起聊聊天。
【返回】 | 【专栏】 | 【频道】
养生保健知识
财经资讯 | 电子商务 | 搜索营销 | 设计学院 | 健康常识 | 养生保健 | 节日祝福 | 民俗文化 | 星座命理
星座运势 | 生日短信 | 新年短信 | 传统节日 | 奇闻异事 | 百姓健康 | 趣闻轶事 | 祝福的话 | 手机短信
© 2005-2017 Qicaispa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