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空间☆两性天地
我发现妻子外面有情人_老婆外面有情人怎么办
我发现妻子外面有情人_老婆外面有情人怎么办
我只是这个城市的一名小学老师,教龄15年,刚被评上小教一级(虽然和别人比慢了几拍,但我满足)。我总是教低班,从一年级教到三年级,然后再回头教一年级到三年级——这项工作我干得顺手,学生的课文我都会背,最有说服力的是我教过的学生后来有三十多人考取了大学。我对教学工作兢兢业业,虽然没有被评过劳模,但我并无怨言,我想,只要平安没有闪失就好。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么说你也就看出我是个按部就班的人。是的,从我家到学校有二里路,我从不去挤公共汽车,我每天骑一辆我父亲传给我的大国防自行车上班下班,这车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产的,虽然破,却结实,抗造,还没有人偷,更主要的是它为我每天无行中节约了4块钱;我从不买矿泉水喝,我每天早晨自己沏一大杯10元钱一斤的乌龙茶,装在自行车车筐中,从家能喝到学校,还能从学校喝到家,我每天又节约了4——5块钱;我不抽烟,抽烟有害健康,这样我又节约了4——5块钱;我不参加同事的派对我也不请别人,这样我更节约了一大笔——我当然不是一个财迷,我只是不喜欢花钱而已,而我如此攒钱,还有个美丽的想法。我有一个傻儿子,他今年十五岁了还不会叫一声爸和妈,他不聋不哑,只是像别人说的有点傻,他会玩橡皮泥,当然还会吃饭屙屎撒尿,用我操心的事儿不多,也省除了上中学和大学的麻烦——但我总期待医学出现奇迹,让他有一天叫我一声爸,这便是我的美丽想法。我这人活得正点,这不仅因为我是一名教师,要为人师表,主要是我个人修养到家,我不打牌不钓鱼不买六合彩,对美丽的女人从不斜视,更别说去发廊了。我业余时间只是安心做家务,帮妻子洗洗衣服,把家中的地板擦得一尘不染,我的优点当然还有很多——我表白了这么多只是想说我的日子过得沉稳充实,我满足这样的生活。这么说了,你看我还要故事干什么呢?
   但就像雨点保不准会掉到谁的头上一样,故事还真落到了我的头上。
   那一天是教师节,学校组织教师们去番禺野生动物园看白老虎。临到大家要上车时却只来了两台车,学生们坐满了,教师们坐不下,校长就动员一些教师下车,说不去的学校可以补助100元钱,我就下车来了。我很高兴,一百块钱就这么轻易挣了。我骑着跟随我二十多年的大国防自行车回到了家。我锁上了自行车,然后上楼,然后用钥匙打开我家的房门,然后我走进屋子中,然后我想放下我的茶杯,但就在我想放下茶杯时我愣住了,我看见我的妻子正被一个人压在我的床上。我是一个明白人,当然不会看作那是强盗抢劫,也不会看作那是他们在谈工作。他们全都没有穿衣服,我第一眼看到的是我妻子的手搂着那人的腰,我第二眼看到的是那个男人肥肥的屁股撅着(当然是因为我妻子屁股下放着枕头的原因),我第三眼看到的是我的妻子从那人的头下探出头来看我,我第四眼——得了,我把我教学生写作文的观察事物的方法用在这了。我再看下去就有些贩黄了,不过,我还是看到了,我最后一眼看到了那个男人屁股下黑黑的物件正充塞着我妻子的空虚,这是让我忍受不了的,我不能不说出来,正是他那个东西插错了地方,侵犯了我作为一个公民和丈夫的正当权益!
   我不知道其它的丈夫看到这件事会如何?在这件事上怎么表现才算恰到好处?可我是个教师,为人师表,说话办事最好露出谦卑的笑容才好像是个好老师,要不愠不火,不急不缓,以静制动,表现得要有风度,四两拨千斤,刀走中锋,不偏不斜,游刃有余,总之我就是以这种中庸的态度来处理这件事的。虽然过后我想起我当时的做法有些后悔,不过我当时就是如此,我像走错了房间似的看到人家做爱脸腾的一下子红了起来,然后马上道歉,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然后退出屋子,然后把门、把门本可以使劲地摔一下摔得天崩地裂山呼海啸但我没那样做,我只是把门轻轻地关上了,正如徐志靡诗写的那样,“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想补充第二句是“轻轻的我出去了,不影响你们做_爱”。走到了外面,我紧张的心怦怦乱跳,大口呼吸了三大口空气我的心才平静下来,好像是我爬错了人家的床似的。小区内秋光明媚,蓝天一碧,紫荆花儿开得花儿朵儿的,这时我才想到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我回的不是我自己的家吗?那个在大白天连窗帘都不拉就在我的床上用枕头掂着屁股做爱的女人不是我的妻子吗?我为何要走呢?我像日本电影《追捕》中那个杜丘一样“为自己犯下如此罪行追悔莫及”。但我已经出来了,再回去那就太没风度了。我没地方可去。在这个小区内我没有一个朋友,在这个城市中我也没有一个朋友。我装作散步一样来到了小区中心花园的一座假山旁。一架秋千在秋风中荡着,我没有坐在秋千上,我不喜欢飘荡,我喜欢稳妥,我坐在了秋千旁的一个冰凉的水泥椅子上。在这个角度,我可以看到我家的窗户。窗帘还是没挂,窗子也没关,风把窗帘从窗子里拉出来,飘着舞着,像一面灰白的旗。我听说都市里有些居心叵测的家伙没事时就爱用望远镜窥视别人家的窗口,有人还用长焦距镜头拍什么小电影,我看了一眼四周大楼的各个窗口,感到有如墓穴一样的静。我又在想,如果有人能拍到或者能看到也好,只愿他们不近视别把那个胖胖压着我妻子的家伙当作我就好了。我百无聊赖,我不知道此时我该干什么或者不该干什么?不过此时我才感到怒火(更确切说是一股气,像肚子里有一个放不出来的屁一样)在我的体内一分钟一分钟地彭涨起来,让我的脑袋一阵发昏,我鼓了半天肚子,还是没有屁放出来。
   就在这时我妻子来找我了。她的头发一点也不凌乱,梳得光洁秀丽,她的衣服穿得还是那样朴素大方,脸上依然是迷人的笑容,一位市公交公司宣传科的女科长林巧云同志站到了我的面前。她未曾开口先动情,一笑,然后脸再一红(多像个未出阁的少女一样),然后朱唇轻启,说道:谢谢你,我真不知道你是这样有风度。我心里在想,滚你老爸的风度吧,我一定要打败你这种所谓的风度,让你那迷人的笑容变成狗屎堆,可我的嘴上却言不由衷的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见我如此林巧云以为我真屈服在她和她的家庭的淫威之中了呢,她再一次的笑笑,笑过之后来拉我的手,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一样对我说:走,咱们回家吧。我像人们常说的躲避瘟役似的马上躲开了。这时我咣的一声放响了一个屁,我的愤怒如同决堤的洪水一样冲了出来,我狞笑着说道:让我回家看那个人操你吗?林巧云的脸一下子红了,红过后又青了,青过后又白了。我要的效果要出来了。她说:你不要这样粗鲁好不好。我说:什么什么?我这叫粗鲁?我的嗓门提高到给全校学生讲公开课的高度,这时我看到有三三两两的闲人驻足,还有几个人走了过来,好,我公开演讲的时候到了,我说道:我说一句话你说我粗鲁,你背着老爷们儿在家和人上床,不,上床太文雅了,你背着你的老爷们在家和人搞破鞋就不粗鲁了吗?你还是个宣传部长呢,你叫别人不干这个不干那个可你自己在干什么?再者说了,你又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他妈的一个狗屁科长有什么了不起的,是比我这个小学老师强,可你也不妈的想想你那个狗屁科长是怎么干上来的,你不就是凭着你老爹是公交局长吗?而你老爹的公交局长又是怎样当上的,不就是因为出卖朋友把他最好的朋友送进了牢里吗?旁边有人居然鼓起掌来,我更加得意,更加口无遮拦地讲起来,我说:你以为你是谁呢,你老爹以为他是谁呢,你老妈以为她是谁呢,你们家一窝又都以为是谁呢?你老妈年轻时就跟着她们书记,你老爹那个老王八头还以为挺得意呢。还有你,听说你不是要当副部长了吗?今天来考查你的是你的组织部长吧,你的官又要晋升了,林大副部长同志。我的脸上挨了重重的一击,林巧云可能是把她爸她妈还有她三个人的力气合到一起,给了我一个世界上最狠的耳刮子。她的脸扭成了一个老冬瓜样子,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到底要怎样?我道:我要和你离婚。她说:好,我答应你。说完她扭头就走。看热闹的人不怕事儿闹大,有人喊道:哥们,你骂得真过瘾,你要再骂通知我一声,我连垃圾都不捡了,来听你骂。
   说过离婚我就有些后悔了,我怎么能轻易的和她说离婚呢,我知道这是她早就盼着的,她对我心知肚明是个狗屎上不了席的人物,她也曾想把我推到某个位置上,可我对什么事儿也干不好,教学,学生见是我的上课,说话的人数要比其它老师上课时的人数都要多五分之四,再者说了,我也就真的不想干什么。我怕操心,我怕装腔作势,我怕说假话骗人,我怕——我怕的东西太多了。不过,我可不能这样轻易的和她离婚,我倒不是贪图她和她家的势力,那你就小看我了。如果我能够,我一定要打败她,为我,为我这些年来的委屈复仇。
   林巧云和我没订婚的时候,我们都在一所师范校又在一个班读书。那时她是班级最笨的一个,考试时总照我抄,再者那时她老爹还没有当上局长,我们是平等的。后来见大家都在谈恋爱,我们也谈,谈过后我们订了婚,不久结了婚,又不久林巧云怀孕了,生孩子的那天却大费周折,孩子在她肚子里又多呆了两天,后来总算生下来了,儿子生下来后很懂事,不哭不闹,后来才知道是他下生时头部缺痒,憋成了傻子。日子平常过着也有一些意思。可是后来她老爹当官了,她老妈投怀送抱使她老爹的权势稳固了,她也当官了,我责无旁贷的成了她们家的佣人,我每个星期去她的家中帮她母亲收拾房间,还总遭到她母亲的训斥,我在自己的家中干这干那,她也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说起我的委屈真是謦竹难书。我不能这样轻而易举的和她离婚,那样就太便宜她了,我要把她搞个身败名裂。我知道她们这些人坏事干尽、丑事做绝,她们什么都有,但她们最怕的就是名誉受损,那样会影响她们的仕途,这是她们的致命伤。我坐在家中有些后悔了,当时只顾装风度没有把她和那个人的丑陋照片拍出来,这样我一可以要携她答应我离婚提出的所有条件,再一个我把照片在她最关健的时候抛出去,比如讲座她当副市长的时候抛出去那效果可是惊人的。不过,吃屎的狗还能改了吃屎,我还是有机会的。我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拖她,把她拖得能落水的时候我再离婚。别说我们当老师的老实,师自然是有一些东西的。
   就在我坐在家中和我的傻儿子玩橡皮泥时,林巧云她们单位来人了,这人是林巧云的一个下属,是搞一辈子妇女工儿的马大姐。林巧云是派她来和我谈判的。马大姐一见我就风风火火的批评我,道: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林部长一天兢兢业业的干革命工作,你怎么能凭空怀疑她跟李市长呢。我笑了,道:你要不说我还真不知道那个人是李市长,谢谢你马大姐。马大姐没听出我的讽刺,道:林部长说你要离婚,不过要过不下去离婚也可以,我们妇联过去不同意人家离婚,不过事物总有个发展变化的过程,林部长让你把离婚的条件提出来。我说,我没有提出离婚哪,我们日子过得好好的,巧云又要高升了我怎么会离婚呢,我没有那么傻吧,学校的老师都说羡慕我还羡慕不过来呢,我为啥要离婚呢。马大姐的眼珠子翻了翻,道: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在搞什么,不过,你要离婚有条件就提出来,提高点也没什么,大姐会给你做主的。我说:马大姐,你是不是闲着没事,怎么劝人家离婚呢,这也是你们妇女工作的一部分?马大姐急了,道:不许你污蔑妇女工作,我还不是你老婆让我来的,要不,我可得管你们这份闲事。
   马大姐走后,林巧云打来电话,道:姓彭的,你到底想怎么样?对了,我还没和大家介绍,我姓彭,叫彭怀德,和我们那位将军名字颠倒了一些我们两人的命运也颠倒了,不过有份怀念之情也不算错。我对林巧云道:我没有想怎样啊,我们不是过得好好的吗?林巧云道:你污辱了我父亲还污辱了我母亲又污辱了我,你想想,我们这样能过下去了吗?我说:巧云,对不起,我一时冲动,我向你承认错误,我在这里给你跪下了,我不是人,我是个小狗把大门行了吧。林巧云道:男人就要给自己说的话作主,你说离婚了你就要离婚。我说,我不离婚,打死我也不离婚,你再和谁操逼我也不管了,我就甘心做一个老王八头行了吧。林巧云在那边啪的把电话摔了。我心下暗道,我还没有抓到你的证据呢,我怎么会离婚呢。
   林巧云几天都没有回家,我在做着精心的准备,买了一架长焦距的照相机,那位卖相机的小伙子告诉我,使用这样的照相机就是离个十里八里的啥东西都能拍到,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记者都使用这样的相机。就在我沾沾自喜我的相机时,门被敲开了,进来一位天仙似的姑娘,她自我介绍道,她是林部长办公室的一位秘书,林部长出差了,但对我又上班又要照料孩子不放心,让她来帮着管两天家务。我说不用,林部长在家时我不是又上班又照顾孩子还得帮她父亲家弄家务,现在我不去她父亲家了,我轻闲的时间多了。天仙美女并没有说什么,马上动手清理我几天来一点心情也没有清理的杂务。我只好由她干着。姑娘边干活边自我介绍她叫张红,是哈师大毕业的,从冰城来到火城,刚开始有些不习惯,不过工作顺心生活满意同事关系又好,也就一切都好了。她见我摆弄相机,便又和我谈起摄影,说得头头是道,把我这个对相机一窍不通的门外汉讲得一愣一愣的,张红见我什么都不懂便坐在了我的身旁,她身上的香水味儿熏得我飘飘欲仙,她毫不介意的抓住我的手指给我怎样按动快门儿才能照好像,那样子就像老师指导不会拿笔写字的孩子一样,我大为感动。晚饭,我们共同下厨做了饭,张红又在我的或者说是林巧云的酒柜中取出了一瓶法国路易十六,然后我们坐在一起喝酒,我满肚子委屈,一下子遇到了知音,边喝边和她说开了,一瓶酒喝光了,张红又取出了一瓶茅台,说还是喝中国酒过瘾,我们又喝,喝到我迷迷糊糊时,张红便把我扶到了床上,然后她帮我脱衣服,我的衣服脱完了她又脱自己的衣服,然后和我搂在了一起,就在这时一个相机的闪光灯一闪,把我的丑态拍了下来。林巧云站在门口,说道:你他妈的不狂吗?我说:要离婚可以,你让我和这个姑娘把事儿办完了。张红边穿衣服边道:你想得美。
   就这样,我和林巧云离了婚。
【返回】 | 【专栏】 | 【频道】
养生保健知识
财经资讯 | 电子商务 | 搜索营销 | 设计学院 | 健康常识 | 养生保健 | 节日祝福 | 民俗文化 | 星座命理
星座运势 | 生日短信 | 新年短信 | 传统节日 | 奇闻异事 | 百姓健康 | 趣闻轶事 | 祝福的话 | 手机短信
© 2005-2017 Qicaispa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