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空间今日信息
美女房东租房子也租爱情

美女房东租房子也租爱情
张慕扬在一个电线杆前停住了脚步。
   午后的太阳很炙热,晒得他头昏脑胀,路上行人也因为高温而纷纷躲进有空调的场所。
   当张慕扬看到了电线杆上贴着的一张A4纸,他的唇边勾起了一抹笑容。
   如果不是下周房租到期,他这样一个宅男才不愿在炎热的天气里出来。
   他在网上看到许多租房信息,可惜没有一个适合他的,不是房租太贵,就是无法给他工作的环境。今天就是在外寻找租房,恰巧刚才看到刚才贴这张纸的人,虽然只来得及看到个背影,身材却好的让他流口水。
   就是在刚刚,一个带着长发美女随手贴上这张纸,接着走到一边停着的红色甲壳虫车里扬长而去。
他是看到这张纸的第一个人。
   那张纸上写着简单的几行字:
   出租朝南房屋一间,龙城高尔夫小区八楼,豪华装修,房租五百一个月,空调宽带水电全包,有意者请联系电话07888548215.
   水电全包豪华装修,还在市中心的黄金地段,才五百一个月!张慕扬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数字,这种鬼天气,一个月的空调费就差不多是房租的一半了,而且他还是个靠网络吃饭的人。
   张慕扬再次仔细看了一遍那张纸,吸引他的不仅仅是那低廉的房租价格,还有后面加上的一句话——欲寻年龄二十五左右的成熟男士,干净整洁,性格温和,喜欢宠物,时间自由,其他人勿扰。
   最后那句话很像是征婚广告,所以张慕扬不觉笑出了声。
龙城高尔夫小区在这繁华的市里,是市中心高档小区之一,每月五百的房租低廉的几乎算是白送给他住的。
   虽然不太确定这是不是真的出租房屋,不单张慕扬还是不假思索的撕掉那张纸,生怕会有第二个竞争者。
   他要先下手为强。
   在中心公园的树荫下坐着,张慕扬抬头看着对面龙城小区明晃晃的玻璃投下的光影,心中更加怀疑那间屋子是否是死过人才这么便宜。
   手机里面传来一阵轻快的音乐,不多时,就传来一个悦耳甜美的女声:“您好。”
   张慕扬看着手中的那张纸,用礼貌而温和的语气问道:“请问,是不是要出租房屋?”
   “哦,是,你稍等下……”那边很快打消他的疑虑,甜美的女声似乎在翻阅着什么东西,几秒钟后说道,“晚上七点,龙城小区下的咖啡厅门口见。”
她似乎很忙,那边不时传来开门关门和嘈杂的声音,张慕扬原想多问下房屋情况,现在只得继续礼貌的说道:“好,到时候见。”
   “拜拜。”那边很快挂断电话,只留下张慕扬握着手机呆了半晌。
   那么动听温柔的声音,看来这美女的性格也合他的口味,张慕扬想着想着就大笑起来,算命的说他今年能走桃花运,看来不假!
   整整一个下午,张慕扬都在租期即将结束的破旧小房子里整理仪容。他和绝大多数的男人一样,不修边幅懒惰邋遢好吃懒做,唯一符合要求的就是“工作自由”
他是个自由撰稿人,-或者说是个自由的网络写手,绝大多数时间给别人当枪手赚点生活费。
   可是今天为了那张纸上的要求,他耐心的将自己整理成一个“温和”“干净”“整洁”的男人。
   在卫生间昏暗的光线下,张慕扬看着镜子里算得上清秀干净的自己,满意的笑了。
   很快就到了下班的时间,张慕扬坐在龙城小区下的咖啡厅里,眼神在下班的人群中搜索着。他的银行卡上只剩下四位数的存款了,如果不能在下周前租到一个便宜的住处,他就只能卷着铺盖去和铭兴挤一张床。
   而铭兴刚刚有了新女朋友,两人正胶合着分不开,自己要是去占了那张床,估计晚上会被铭兴分尸的。
   可怜自己从小到大只知道学习,直到大学才有初恋,还没来得及送上初吻,就大四毕业了……
   毕业后,他纯洁可爱的初恋立刻与一个有房有车的中年秃顶男人结了婚,只留下他一个人继续拼命的学习,考上了文学硕士。
   可文学硕士又有什么用,现在的女孩只看你口袋里有多少钱,其它的好处她们根本看不见。
   就像铭兴说的那样,女人还不如网络稳定,于是他把最好的年华都浪费在一个冰冷的机器上,如果离了电脑和网络,张慕扬就会找不到自己的存在
等一杯最便宜的咖啡喝完,张慕扬的目光亮了起来。
   远远的他就看见了那辆红色的甲壳虫轿车,他看了眼时间,还差五分钟到七点。
   张慕扬走出咖啡厅的时候,对着玻璃又看了自己一眼。干净的白色衬衫,衬着一张看上去没什么威胁压迫的清秀五官,稍加掩饰,倒也有些斯文儒雅的君子风度。
   张慕扬看着中午那辆红色的甲壳虫停下,里面走出一个带着墨镜皮肤超白的美女。她将墨镜取下,手中拎着一个超大的包,皮肤洁白细腻,五官精致漂亮的让他不由吞了吞口水。
   他这样的宅男,除了每天从电脑上看些美女的图片之外,暂时还没有在现实中见过如此漂亮有气质的女孩。
   “你是中午打电话的人吧?”那女孩竟径直的往他面前走来,唇边带着礼貌却疏离的微笑。
   张慕扬这样近距离的看着一个活的美女,口干舌燥的说出话来,急忙点了点头。
   “多大了?”依旧是礼貌甜美的声音,那个女孩年龄只有二十岁左右,却带着超乎她年龄的成熟和优雅。
   “二十……四。”张慕扬知道因为自己整日宅在电脑商,从外表看比自己真实的年龄稚嫩了些。
   “刚毕业?”清灵的目光从他脸上扫了一下,那女孩似乎能一眼看穿他,“做什么工作的?”
   “哦……自由职业。”张慕扬不太好意思的挠挠头,他实在没法在这样一个美女面前说自己是个给人代笔的枪手。
   那个女孩的眼神落在他修长白皙的手上,笑容微微扩散,少了分疏离,多了甜美:“我叫苏可莹,你呢?”
   “张慕扬。”
   “先上车吧。”苏可莹今天只接到他一个人的电话,她是个非常讨厌麻烦的人,看着眼前的大男孩还算清秀文静,心中便定下了他。
张慕扬坐在轿车里,狭小的空间里充满了女孩独有的香味,让他觉得这是个梦。
   他从大学毕业开始,就没交过好运,做什么都不顺心,除了今天。
   “我只贴了一张出租房屋的告示,没想到第一时间被你撕去了。”苏可莹娴熟的将车开进了车库,心中对“内向腼腆”的张慕扬暂时还没有不好的感觉,说话也没了开始的矜持,“你喜欢宠物吗?”
   “喜欢!”张慕扬立刻回答道。
   虽然言不由衷,但是也说的十分诚恳。
他知道女孩子们都喜欢花花草草猫猫狗狗,为了博取好感,他这个对宠物一点也没兴趣的宅男立刻不假思索的说道。
   “知道我的房租为什么这么低?”将车开进了地下停车场,走下车,苏可莹领着他往电梯走去。
   张慕扬摇了摇头,很想问是不是闹鬼,不过在光线暗淡的地下停车场,没有说出口。
   “因为我需要一个保姆式的房客。”苏可莹看着他说道,“有大量的时间在家中,可以陪伴宠物……”
   “等等,那应该找保姆。”张慕扬突然发现自己有些上当,他为什么出钱当别人的保姆?
   苏可莹站在电梯前,似乎知道他心中的想法,笑容异常甜美可人:“张先生,你要知道,这个地段出租豪华装修的房子,一个月至少也要一两千房租,我收你五百,不需要你出水电煤气空调宽带的费用,剩下的钱足够请一个保姆了。”
   “也就是说,五百的房租只是象征性的收取,除去那些杂七杂八的费用,张先生其实是免费入住。”见张慕扬怔怔的神情,那个女孩笑得更加可人,“如果是白吃白喝白住,难道张先生不该做点什么来补偿吗?”
   什么意思?一向对钱没概念的张慕扬还在发呆,就被她的笑容迷的七荤八素,神使鬼差的进了电梯,到了八楼C室。
   站在玄关处,看着客厅的时候,张慕扬早就忘记了什么保姆式房客,如果月租五百能住在这样舒服漂亮精致的房子里,陪伴宠物算什么?
将近一百五十平米的房子,四室两厅两卫,还有个又大又漂亮的露台,装修的甜美风情,处处带着一股慵懒的优雅和惬意,从色彩到布局,都像女主人那样可口……
   “怎么样?这是你的房间,除了我的卧室,其他地方都是公用的,你只要保证我回来的时候看到整洁明净的家就可以了。”悦耳的声音打断了张慕扬的遐想,苏可莹问道。
   “好。”几乎不假思索,张慕扬想到能在这么舒适的环境敲电脑,还有美女相伴,就觉得无比幸福。
   “签了合同,明天你就能搬过来。”苏可莹立刻返身走到客厅,从包中拿出几张纸来,说道。
   张慕扬狠狠的掐了掐自己,因为太兴 奋,生怕自己签合同的时候发抖。
   两人互相交换了身份证复印件,张慕扬才发现苏可莹竟然与自己同年。他又偷偷的看了她一眼,如果她一直保持那样甜美可人的笑容,她看上去连二十岁不到。
“签好了?”苏可莹露出迷惑人心的笑容,对着一直走神的张慕扬说道,“合同内容包括你遛狗的时间,收拾家务,整理房间……”
   她说着将一间房门打开,里面立刻冲出两条一直呜呜叫着的黄金猎犬,用风的速度,将他扑倒在沙发上。
   等张慕扬满脸都是两条大狗口水的时候,他终于彻底明白为什么这里的房租这么便宜。
   除了那两只体积过大的狗和一只脾气古怪的猫,张慕扬对此刻的居住环境还是相当的满意。
   特别是在夜晚,当他坐在飘窗台上,远眺着整个城市灯火通明的夜色,灵感就会涌上大脑,手指顺利的敲出一个个编织出的情节。
他是一个默默无名的枪手,给别人写一万字,才挣两百元,在这个大城市来说,这个数字不知何时才能买上这样一栋房子。
   本来在毕业后,他在一家出版社当过编辑,拼死累活,每个月的工资去了房租还不够吃饭,于是干脆狠心辞职,自己写写稿子,当个自由的写手。
   虽然收入并不稳定,但是他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没有老板和上司,对张慕扬来说,是人生最大的快乐。
   这样一想,他果然是个没什么理想的无用男人。
   突然,客厅的灯亮了。这个飘窗台本来是一个探出去的阳台,被女主人封闭起来,做成了宽大舒服的飘窗,从这里可以看到女主人卧室的大阳台,和朝南的客厅露台。
苏可莹的卧室就在他房间的右边,与客厅相邻。朝南的客厅北边是一个敞开式厨房和餐厅,苏可莹卧室的对面,是书房,最北边的一间房子,是她的健身房;在健身房与张慕扬的房间之间,就是客用卫生间。
   张慕扬看到客厅的灯光亮了起来,将笔记本电脑放在窗台上,知道是他的美女房东回来了。
   苏可莹的作息时间并不稳定,而且她的夜生活非常繁忙,张慕扬原先还幻想着有一天,他和他的美女房东朝夕相处日久生情……
   可几天下来,他发现苏可莹似乎已经有了交往对象,而且,她每天晚上会回来很晚,然后会在敞开式书房里上着电脑和朋友煲电话粥。
听着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张慕扬静不下心来码字,他摘下黑框眼镜,深吸了口气,站起身,走到门边。
   他总会在苏可莹回来的短暂时间里,佯装去卫生间或者洗澡喝茶,这样能多看她几眼。
   对一个整天宅在家中的男人来说,能有机会在美女身上浪费时间,是很愉快的一件事。
   轻轻的拉开门,张慕扬拿着水杯,像是要去客厅倒水。
   “呐,还没睡?”苏可莹正站在饮水机边,身上混杂着淡淡的酒味和香水味,声音有些娇软,那两只黄金猎犬果果和苹苹正兴 奋的围着女主人打转。
“哦……是啊,你刚回来?”张慕扬低下头,果果已经蹭到他身边,撕咬着他的拖鞋,想与他玩耍。
   “嗯。”苏可莹喝完水,走到沙发上坐下,抱着苹苹说道,“以后把你的房门开着吧,苹苹和果果它们喜欢有人的地方。”
   张慕扬正在接水,听到这句话,转过身看着苏可莹,微微沉吟:“苏小姐这么喜欢宠物,为什么不多抽出时间陪陪它们?”
   苏可莹抚着苹苹柔顺光滑的金色毛发,黑亮的双眸微微黯淡下来。
   “今天带它们出去逛了吧?”她沉默了半晌,问道。
   “出去了。”张慕扬其实很不愿遛狗,特别是这两条大狗,经常一出门就兴 奋的拖着他跑,每次回家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早点休息,我先回房了。”这一次,她没有去书房看书或上网,而是带着两只狗,和那只懒洋洋的波斯猫回了卧室。
   张慕扬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卧室门关上的时候,才狠狠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又没有抓住机会和她多说几句话,他现在的交际能力怎么变得这么差?

信息推荐
财经资讯 | 电子商务 | 搜索营销 | 设计学院 | 健康常识 | 养生保健 | 节日祝福 | 民俗文化 | 星座命理
星座运势 | 生日短信 | 新年短信 | 传统节日 | 奇闻异事 | 百姓健康 | 趣闻轶事 | 祝福的话 | 手机短信
© 2005-2017 Qicaispa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