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商务分类信息中心
7万元找了个柬埔寨新娘
7万元找了个柬埔寨新娘
可能你还并不知道,现在在我国很多地方还生活着一群外籍新娘,他们来到中国的原因多种多样,有的还不会说中文,也看不懂我国的文字,从几千里外的国家漂洋过海来到中国,嫁给了一个中国男人我们每天在研究着如何做个好媳妇,好媳妇标准是什么?都说爱情无国界,虽说有的一开始并不是因为爱情,但是相守多年后也是离不开了,男女关系就是这么复杂又简单,有时候娶个外籍新娘也挺让人惊喜的。
大龄青年花7万娶到柬埔寨新娘
娜娜今年33岁,老家在附近的乡下,家里还有三个兄弟。她13岁就给有钱人家当保姆了,没有读过书。
2013年的年初,有个“老板”找到她,问她想不想嫁到中国,说“那边有好日子过,中国男人很不错。”娜娜没多想,就同意了,老板给了她家人3000元钱,说是男方的聘金。
“到了这里才知道,我老公花了7万元钱,可我们家只拿到3000元。我觉得老板太坏了,想帮老公把钱要回来,却再也找不到他了。”娜娜显得有点气愤,一旁的桑某和阿树也说,她们的老公也花了六七万元,但她们家拿到的只有三千到五千。
和老公当天见面就领证
坐了5个多小时的汽车,娜娜来到机场,见到了3个同样准备嫁到中国的柬埔寨女人,又坐了5个小时的飞机,娜娜来到了上海机场,一个中国“老板”接上了她,接着又坐了5个多小时的汽车,她见到了现在的老公吴某。
当天,吴某和娜娜就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然后又坐了3个多小时的汽车,来到了家里。刚来时,娜娜一句汉语也不会讲,所有的交流靠用手比划。
白天,老公出去干活,娜娜就在家里看电视、做家务,第一年几乎没有出过门。
去年1月,娜娜的孩子出生了,是个女孩,清闲又无聊的日子终于结束了。娜娜的老公为了多挣钱,打了两份工,每天起早摸黑。
这个家就全交给了娜娜,闭门不出的娜娜,也不得不像普通的家庭妇女一样,出门买菜、购物。
一开始村里人看她像怪物
“刚开始,周围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还在一边指指点点,弄得我很不自在。”娜娜说,不过,她并不害怕,因为那些人的眼神里只有好奇,没有恶意。
渐渐的,娜娜欣喜地发现,街上冒出很多长得和她差不多的女人。“你是柬埔寨人吗?”每当见到她们,娜娜都会上去问一句,异国遇老乡,倍感亲切。
“一下子,我的孤独感就少了很多。”娜娜说,那些女人都是和她一样,嫁到这里来的新娘,她们总会拉着手聊很长时间。她们中大的30多岁,小的才20出头,像阿树,今年才22岁。
除了自己的老乡,这些柬埔寨新娘们也开始慢慢和本地人交往。像性格活跃的桑某,就有一大群本地朋友,她还学会了用手机微信和网络购物。
阿树每次出去买菜,也会刻意多和当地人交流,问这个菜怎么烧,当地人也都很愿意和她交谈。
老公担心老婆会跑
她们说,等孩子大了,还准备在这里找份活干,减轻丈夫的负担。日子越过越顺的娜娜心里还有个愿望,“我很想家人,如果老公允许,我想明年回家一趟。”
下午5点多,带着一身的疲惫,吴某骑着摩托车回家了。一停下车,女儿轩轩就喊着“爸爸”,扑到了他的怀里,吴某一把抱起,亲了一口,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棒棒糖。
今年43岁的吴某,4年前从镇里来到县城,没多久就发现城里的钱并不好挣,每个月3000多元的收入让他在县城买房安家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在城里,没钱没房,谁嫁给你啊!”说到这儿,吴某显得有些无奈,房价不菲,地段好点的,每平方米都要过万。
2013年初,他的一个朋友找了个柬埔寨新娘,很不错,他就托朋友找到了中介,拿出了自己多年积蓄的7万元钱。
“见到老婆后,虽然马上就登记结婚了,但是我心里仍然不踏实。”吴某说,之前他听说过一些越南新娘会逃跑,所以也有些担心,连老婆外出散步,他都跟着,娜娜的护照也一直由他保管着。
直到女儿出生,吴某才放了心,把整个家交给娜娜打理。“现在我也想明白了,人家真要走,是关不住的。”
吴某说,“只有你对她好,她才会对你好。”吴某感到最亏欠妻子的,是没有举办任何结婚的仪式,也没有拍婚纱照,他打算今年把这些都补上。
“听说那儿天气很热,真的想去看一下,毕竟是我老婆的家。我的孩子都不知道外公外婆在哪儿,我想给孩子一个正常的家。”丽丽的老公成某说。
刚开始,亲戚朋友都不理解他为啥要找个外国老婆,“其实,只要日子过得好,老婆是哪里的并不重要。”而现在,当地针对这些外籍新娘推出的一些政策,更是让他们放心多了。
信息推荐
财经资讯 | 电子商务 | 搜索营销 | 设计学院 | 健康常识 | 养生保健 | 节日祝福 | 民俗文化 | 星座命理
星座运势 | 生日短信 | 新年短信 | 传统节日 | 奇闻异事 | 百姓健康 | 趣闻轶事 | 祝福的话 | 手机短信
© 2018 QicaiSpa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