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空间☆每日头条
当初我妈生我是多么的不容易

从2000年到2010年的十年间,全县中小学总数减少了一半。
五年前,如东还有9所高中,如今只剩7所,其中3所已经停止招生,将在今年夏天最后一届学生毕业后关闭。
拼茶镇45岁的李凤英在犹豫是否要关掉自己的幼儿园,这两年,孩子越来越难招了,前几年还能有接近两百人,今年,刚刚招够一百人。
1999年她参加工作,当时镇上有5个中学,7个小学,至少5个幼儿园,如今,还剩下1个中学,1个小学,3个幼儿园。
孩子少了,镇上的电影院也没有了。前几天她在课堂上问班上的孩子,有没有去看过最近颇受好评的《疯狂动物城》?没有一个孩子举手。
前阵子她去了趟邻县如皋,站在大街上,她觉得很惊愕--如皋街上都是年轻人。而在丰利镇,39岁的她常常发现自己是最年轻的那个,“真不知道年轻人都到哪里去了”。
2010年,由于生源太少,镇上有些中学一个班级的学生从70个变成了30个,于是5所中学撤点并校,生源都合并到了丰利中学,孩子依然都无法装满以前的教学楼。
学校里,高三年级孤零零地占据了一栋楼,“他们是孤独的一代”,2014年,学校停止招收高中生,这一届学生孤独地读完了高中三年,没有了学弟学妹。今年夏天他们毕业之后,丰利镇将再不提供高中教育,资源全部集中到县城。
68岁的岔河镇土山村退休妇女主任季方珍,是如东县树立的一个计生干部典型。上世纪80年代,她担任大队妇女主任,动员了全队两三百对夫妻,几乎全是只生一胎。为此,她当选两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模。
1969到1972的3年时间内,全县人口自然增长率从近20‰降到5‰多一点,全年出生的12000个新生儿中,只有1个是多胎。
计划生育年代,他们控制人口,现在,他们是说服人们多生。
宣传二孩政策的折页通过妇女主任下发到两万多符合政策的妇女手中。细心的人会发现,以前宣传图册上的一家三口,现在变成了四口:有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广播、报纸、电视、微信公号、县中心的巨幅广告牌,都成为宣传的平台。
一切都那么离奇可笑。当还执行一胎计划生育的时候,关于计划生育不好的新闻极难看到,不断地宣传计划生育好。一旦取消一胎限制后,似乎一夜之间全民意识都转变了。
社会抚养费一百多个亿去向不明,没下文。
我们那里以前的计划生育标语是,少生孩子多养猪!
我家人还有亲戚经常给我说,当初我妈生我是多么的不容易!像搞地下党,到处躲,计生办的就像日本人一天到处追,还把我家的唯一的肉都拿走啦!吓的我妈在我外公家白天都不敢出来,躲在家里外面门在锁上,真的吃了好多苦才把我生下来的!我一定要好好孝顺我妈!现在让我生二胎我坚决不生了请问我们七零后的都快四十了生来干嘛!
我都快30岁了,女朋友在一起七年都没法结婚,啥都没有,拿什么来生!

信息推荐
资讯中心 | 电子商务 | 搜索营销 | 设计学院 | 中医养生 | 养生保健 | 节日祝福 | 民俗文化 | 奇闻趣事
建站知识 | 人世百态 | 网站导航 | 传统节日 | 搜索热点 | 星座运势 | 趣闻轶事 | 祝福的话 | 短信大全
© 2021 QicaiSpace.Com